王辅民: 不关注艺术本体就不会有艺术“高峰” |“高峰之路——新时代语境下的中国画传承与创新”系列活动

摘要: 画家王辅民笔下的人物充满了中国的传统元素,却又不失当代性,他将中西方艺术融会贯通,结合自身的生长环境、生活阅历,以其独特的视角,创作出一种极具中国民间表现主义的画风,并颇具现代感。

10-10 17:03 首页 艺市纵横

点击"艺市纵横"  关注《艺术市场》

“高峰之路——新时代语境下的中国画传承与创新”大型系列活动由《艺术市场》杂志社主办,艺术市场惠风书画院、《艺术市场》美术馆承办。为了能够对“新时代语境下的中国画传承与创新”这一命题进行系统梳理,并对相关艺术家的成果进行理论探究,我们将进行纵向与横向的比较与呈现,选择当代具有代表性的画家就其作品和此命题进行深度访谈,其中山水、人物、花鸟各10位,希望借此契机让每位艺术家主动树立“高峰意识”,探索通往“高峰之路”的思想、方法,主动承担起复兴文化中国梦的历史责任,将“新时代语境下的中国画传承与创新”提高到新的认识高度。

中国画要发展,要再现中国画创作的新高峰,必须做到传承与创新,这应该是广大艺术家的共识,但如何传承、创新,如何面对当今艺术领域“有‘高原’缺‘高峰’”的难题,本刊推出“高峰之路”专题,特邀人物画家十位:王涛、冯远、刘健、崔虹、孔维克、马海方、丁密金、王辅民、李昀蹊、张培生,以期引起广泛的讨论和深入的思考。

艺术家名片
王辅民


王辅民 1961年生于甘肃庆阳。1982年毕业于西北师范大学美术系。曾任兰州画院院长、兰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副主席。现为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艺术交流部主任,国家一级美术师。


王辅民《社火系列》45×48cm 2017年

中国画的现代性探索,一直以来都是传统中国画家面临的课题。作为中国古代最早成熟的画种,人物画的演变与发展更是体现了历史的沿革。画家王辅民笔下的人物充满了中国的传统元素,却又不失当代性,他将中西方艺术融会贯通,结合自身的生长环境、生活阅历,以其独特的视角,创作出一种极具中国民间表现主义的画风,并颇具现代感。

人物画随着历史的变革而演变

《艺术市场》:在你看来,人物画在中国传统艺术的发展中具有什么样的地位?

王辅民:不论是中国画、西方油画,还是世界各地的绘画艺术,人物画都应当是最主要的类型。画家作为绘画的主体,本身是人,在创作时,首先是认识自身、认识自然、认识世界。在长期的认识自然、认识社会的同时,虽然在表现大自然或所看到的世界,创作的主体仍然是自我的眼光与对自然的感受。

中国绘画最早可追溯到7000多年前的彩陶文化,开始表现的就是最初认识自然时所见到的动物、植物、山川,在认识自然的过程中,必然会将人加入其中。随着逐渐的演变,从汉代开始,中国人物画的雏形基本形成,从古代壁画和石窟艺术中可以体现。到了魏晋南北朝、隋、唐时期,中国人物画逐渐成型,唐宋时期,人物画达到高度成熟。在人物画的演变过程中,绘画主题从宗教逐渐向现实转换。中国人物画的功能首先体现在宗教性、社会功能性,具有极强的教化意义与启示意义。在当下的社会中为何要关注人物画,因为人是改变世界、改变历史的主体,人物画是历史的书写者。

王辅民《社火系列》45×48cm 2017年

《艺术市场》:我们如何看待20世纪以来中国传统艺术的调整、东西方艺术语言的融合?

王辅民:宋代以后,人物画逐渐走向颓势,山水花鸟占据了中国画的主流,但是其内在精神还是以人的思想为核心。借助山水、花鸟来表现自我人生的认识,社会背景下的人文心理或文化形态,这都是中国画自身延续的特点和中国画的精神观。从表象来看直接表现人物慢慢退居到次要位置,但实际上内在人文精神的核心地位并没有退出。

20世纪不仅是中国艺术的转型期,也可以说是中国历史的转型期。五四运动以后,西方文化涌入中国,影响着中国文化,艺术只是其中之一,所以艺术无法脱离大的历史背景。徐悲鸿引进西方写实艺术改良中国画,借助西方美术体系中的优秀因素来改良中国画。这种主导思想正好迎合了20世纪初的社会大背景,使其成为当时中国美术的主导和主流,“徐蒋体系”也形成了20世纪中国人物画创作的主导。这一时期不仅是中国人物画,中国的山水、花鸟画也吸收了西方元素。西画的引进,对中国画的发展起到了一定推动作用,也丰富了中国画的创作手段。在西画的引进与东西融合中,也出现了一些问题,中国画是否能够消化和吸收西方以写实为主的美术观念,这也是当下美术创作面临的重要问题。

王辅民 《正月》 178×190cm 2014年

民间美术可供借鉴的很多

《艺术市场》:你出身于一个有着深厚民间美术世家背景的家庭,你的父亲从1958年起收藏和研究民间美术,被誉为“甘肃民间美术研究与收藏的拓荒者”。家庭背景对于你走上艺术道路及艺术风格形成有着怎样的影响?

王辅民:我出生在一个教师之家,父亲研究民间美术,他对民间美术的研究与收藏完全出于自己的喜爱,也可以说是出于文化自觉。从小的耳濡目染,将我定格在这样的环境之中,也造就了我后来走上美术之路,奠定了我今后创作风格的形成和艺术道路的格局。

我的老家在甘肃省农村地区,那里传统文化的底蕴特别深厚,当地有着丰富的民间美术,如皮影、刺绣、剪纸、社火,可以说是中国黄土高原上保存着这种文化形态最后的、最完整的地区,这些文化形态深深地烙印在脑中,给了我丰富的创作资源。

王辅民《社火系列》90×48cm 2017年

《艺术市场》:民间美术的什么特质是最吸引你的?对于绘画创作来说,民间美术有哪些值得借鉴的部分?

王辅民:中国的民间美术可以说是一个完整的艺术体系,这种从自身土壤中滋生出来的艺术形态可能更适合我们民族艺术的发展。如何去发现和吸收这些元素,是由艺术家的眼光与智慧决定的。我生活在这样一个氛围中,并将这些元素融入到自身的创作之中。民间美术可供借鉴的很多,在民间美术的创作过程中,作者会将自己的思想情感融入其中,中国民间美术的造型方式也完全不同于西方的造型体系,它会抓住事物最大的特点与意味,对神韵的尊崇、意境的表达,这是需要我们进一步深入研究和发扬的。

王辅民《社火系列》90×45cm 2017年

人物画的“当代性”探索

《艺术市场》:在你看来,当代人物画需要继承哪些传统,又需要在哪些方面表现出当代性?你在创作中是如何把握的?

王辅民:当代性一方面表现为对所处的社会背景的认识,另一方面表现为对主流的文化形态的认识。当代性是每一位画家都必须思考的问题,自身对于当下的社会文化、生活状态的认知,无形中就决定了作品的表现内容和表现方式。作者对于当代社会的感知通过艺术家独特的视角表现出来,并赋予丰富的文化历史底蕴,才能达到完美的艺术表现。我的作品有着非常传统的元素,但画面呈现出一种现代意味和很强的形式感。如何用最传统的笔墨做出更具当代性的表现,在思维、方法、表现形式上应当怎么做,是我一直都在思考的问题。我的笔墨、线条元素是传统的,但是在构架作品时,运用了平面化、构成性的方式进行创作,可以说是中国画当代性的一种体现。

《艺术市场》:作为接受过素描造型基础训练的“科班出身”的艺术家,你如何看待素描对于中国画的重要性?在如今的文化环境下,你是如何坚持中国画自身的文化特性的?

王辅民:素描是绘画造型训练的一种方式,近百年来,很多画家得益于素描。相对素描造型,我认为中国画的造型意识从书法中完全可以体会到。中国的书法发展演变过程从早期的象形文字,到后期的会意和形声,到方格为体的半抽象性文字,从象形—意象—半抽象的流变,还有书法的空间、布白、线条的结构方式充分体现了中国人的造型意识,能体会到书法与中国画的造型观念一脉相承。

中国画有其自身的特性:诗意性、品格性、笔墨书写性。中国画的诗意性是中国画里透出的文化气息,这也是中国画不同于其他画种的特性之一。它主要表现在两个层面,一为意境,二为象征性。中国画相对于西画更重作品的品格性,它也是中国画自身的文化特性,来源于作者的文化修养、自身性情和道德修养。笔墨作为中国画语言载体,其基本元素和内核是有界限的,在艺术特性方面与其他艺术形式有某些共性因素,但也有各自的特性因素,这些特性因素,应该保留和强化。

王辅民《社火系列》90×48cm 2017年

《艺术市场》:你的写意人物画,无论“社火系列”还是“藏族系列”,最醒目的特色是个性化的笔墨语言。你在笔墨语言上的探索经历了怎样的过程?

王辅民: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大学毕业以后,也就是20世纪80年代初。大学期间我受到素描和写实基础的训练,同时也开始接触民间美术,这时候我已经有意识地在思考如何将民间美术融入自身的中国画的创作中。这个阶段做了一些探索,也画了一些作品。第二个阶段是回到之前的西藏人物系列创作,回到偏写实的人物画创作,对人物形象的塑造和自身笔墨语言的训练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到了第三阶段,也就是2009年左右,我进一步吸收民间美术,将其融入中国画的创作中,这和20世纪80年代对民间美术的理解和实验完全不同,经过不断实践、经历和自身文化背景,将中国民间美术的造型元素与中国画结合得相对比较融洽。在原本的传统写意笔墨的基础上,以“社火”为创作主题加以呈现,形成了不同于任何人的创作类型。

王辅民《社火系列》45×48cm 2016年

“必须敬畏艺术、崇尚艺术”

《艺术市场》:中国绘画的当代创新,或者说中国艺术的新时代高峰之路,需要解决哪些文化问题?

王辅民:“高峰之路”在历朝历代都存在,没有哪条路是明确地可以走上高峰的,一个“高峰”的出现,受到各种因素的影响,在大的社会历史背景下,才能够形成一群文化精英。至于哪些传统的文化资源是可以借用的,则要根据画家自身的经历、文化背景、生存环境去选择。

《艺术市场》:你如何看待我国当代艺术发展前景?最需要什么?又缺少了什么?

王辅民:最根本的是当下的艺术家必须敬畏艺术、崇尚艺术,回归艺术的本体,而不是关注艺术之外的事情,要不忘初心,这是当代艺术发展应该最需要的。如果说不关注艺术本体,游离艺术本体之外,这个时代就会缺少“高峰”。真正的“高峰”是艺术本体以及艺术家创作的作品,而作品的关键就是人文精神,艺术家必须要有一颗崇尚艺术、自然和真诚的心。

王辅民《社火系列》45×48cm 2016年

 | 版面编辑:卢展 微信编辑:尧雨 |

·近期精彩文章·

⊙ 原创文章版权归《艺术市场》杂志社所有,转载务请注明来源。


点击阅读原文购买新刊


首页 - 艺市纵横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