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扩散】原文转发“藏区行—(历险篇)”,致敬人民警察

摘要: 践行公安部三项禁令,面对群众危难勇于担当,全心全意为人民的人民警察!

10-10 10:26 首页 巴青网警

转发“藏区行—(历险篇)(原文)

游完预定的所有景区,虽然余兴未尽,我们也该打道回府了。

返程有三条路线可供选择:一是进入可可西里无人区,沿通天河行程近千公里到曲麻莱,然后经玉树入川返渝。二是通过青藏线,翻越海拔最高的唐古拉山,绕道西宁兰州甘南而后回家。三是取道川藏北线,顺着国道317这条捷径,由昌都入川返回重庆。

我们全都舍弃了第一条路线,在6月10日这天,经过西藏那曲,再次分道扬镳——一路沿青藏线北去,一路沿317东奔,分别踏上了充满艰辛、一波三折的迢迢归途......


路漫漫其修远兮

吾将上下而求索


北上唐古拉受阻


东去巴青县遇险

本来,我们这一路取道川藏北线东返,当是一个较为明智的选择。但是,在抵达索县以后,听说前方巴青至丁青路段封闭施工,要傍晚七点才放行。于是被廹轻信了旅店老板的误导,临时决定改变路线:从巴青县317下道,经贡日乡北上170多公里,穿越青藏两省区交界地杂多县,然后东至玉树入川——还说此线可节省路程上百公里!


误入歧途的老哥们

此话当真?有待验证。但我们接着又犯了一个更加低级的失误:错把省道国道的车速作为参照系,满以为从索县到杂多百十来公里,别说朝发夕至,充其量半天就能跑拢。所以第二天,吃过午饭才出发。

到了巴青,趁给汽车加油时,心怀疑虑的我特意从行李箱中找出交通地图册,并专门示与总指挥银生兄及两位"司长"。地图上明确显示:杂多在巴青的东北方,而家乡重庆却在巴青的东南方。

我之所以擅出此举,是想表明我的个人判断:倘若放弃317而去杂多,无异于南辕北辙,舍近求远;而且路况不明,此去凶多吉少;不如续走国道,直达丁青。

然而,汽车的方向盘并不是掌握在我的手里——由于多数人愿意冒险一试,连总指挥都无可奈何,我也只好跟随大流、听天由命了!


前方路况艰险莫测

现在掉头为时不晚

汽车很快在前方一块写着"贡曰乡"三个字的小路牌边下道,踅进了一条既无路标又无导航的乡村公路。按以往的标准,它就是一条真资格的"机耕道"。

在西藏的每个市县都有公安检查站,但大多设在国道上。没想到在贡日这条小小的乡道上,竟有两个二级公安检查站。刚进去不远,就遇到民警检查,我们不明就里,只说因317维修封路,能否借道通过?执勤的藏族民警犹豫片刻,问我们的越野车是否四轮驱动,当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他爽快地说了声:可以通过!

听了这句话,仿佛吃下定心丸。加之这条路的前一小段,大略有八公里还是崭新的柏油路面,这更增添了我们的盲目乐观。


为跨过险道而庆幸

可是好景不长,眨眼间就驶入碎石烂泥的土路,接着是险象环生的山道:一边是悬岩峭壁,一边是峡谷深沟;路面凹凸不平,狭窄弯急;路基松软湿滑,不时有泥石坍塌。最让人触目惊心的是,在那昏暗的深谷里,竟有坠毁的汽车残骸!


远处是莽莽荒原

然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在这条人迹罕至的路上,那迎面袭来的苍凉邈远、洪荒旷野的原始风光,是我们有生以来从未领略过的!难怪大家都不约而同地竖起大拇指,称赞这里应该评为国家8A级风景名胜区。

我们情不自禁地为这分文不花的奇异美景所吸引,不时下车拍照,嘻戏搞笑。就在旅伴们兴高采烈、忘乎所以之时,全然不知险境正向我们一步步逼进......


高处是蓝蓝云天

汽车在坑坑洼洼、布满水凼的路面走走停停,摇摇晃晃驶上一个斜坡,那车道已被辗成泥泞不堪的深沟,车轮打滑无法通过。我们只得下车找来石块填上,连推带拽才开了过去。

随着车轮缓缓向纵深推进,海拔在持续升高,雪线在不断降低——两旁山上的皑皑白雪,已经延伸到了我们脚下。

这里是高原珍稀动物的领地,机灵的土拨鼠和胆小的藏羚羊,带着惊惧的目光打量着我们这群贸然闯入的不速之客,一溜烟消失得无影无踪。就连极耐高寒的野生牦牛,我们也发现有一头冻死道旁,陈尸荒野。

异样的征兆其实在暗示着我们:在藏区高原,只要进入终年不化的雪线以上,就说明海拔在5000左右,已经接近或超过了生命的禁区!

但是,我们当时却浑然不知。


近处是茫茫雪山

直到大家都出现呼吸加快、心跳加速,才有了一丝不详的预感。于是赶紧上车,抓紧赶路。但汽车怎么也快不起来,像蜗牛一样慢慢爬行,70公里路程竟然跑了7个多小时,好不容易在黄昏时分,才到达贡日乡。一看这乡里一没旅店二没餐馆三连歇脚的地方也难找,我们全都傻了眼!

大家已经有点六神无主了,只能闷着头继续往前赶。两里开外又是一个公安检查站,执勤民警来不及查验证件,看着我们这群心急火燎、无头苍蝇似的外地游客,马上说:你们赶快跟上前面那辆皮卡车过河。

我们迅速启动汽车追上去,转个弯那皮卡就没了踪影。循土路前行约一公里,就到了暮色苍茫的河边,隐约的路面似乎从视线中消失了。我下得车来,像踩棉花般地深一脚浅一脚前去查看,眼前的情景令我头晕目眩:近百米的钢架桥塌陷河底,湍急的河水漫桥而过。我的心一下子跌落至冰点——桥毁路断,我们彻底陷入了绝境!


强行渡河的陆地巡洋舰

因昨晚一场暴雨,致河水陡涨。先前那辆由本乡藏民驾驶的皮卡车,正在下游三百米处的河滩上试着涉水过河,左冲右突几经努力仍无功而返。对岸坡道上也有几辆各型汽车,在那里望河兴叹、停滞不前。只有一个经验老道、熟悉地形的司机,驾着号称"陆地巡洋舰"的丰田越野,从我们这边七弯八拐,像两栖坦克一样开了过去。假如我们这两台远道自驾而来的普通越野,也敢涉险渡河,稍有不慎,一旦河水淹过发动机,其后果将不堪设想......几天以后那辆侧翻的东风重卡,就是迟来的验证!


遇险侧翻的东风大卡车

勘查水情测试深浅的民警

此时,夕阳西斜,夜幕低垂,寒气四散,温度骤降。

就在我们处于进退维谷、饥寒交迫、走投无路、求助无门的关口,刚才那三位执勤民警正开着警车向我们驶来:他们是心系我们的安危,专程到江边来为我们施以援手的!

他们一面热情地宽慰我们,一面深入江心查勘水情。在确认水深危险后,善意地劝返我们回到检查站,像对待亲人一样将我们请进值班室休息。

进入室内,一股暖气迎面而来流遍全身,我们顿感温馨如家,悬着的心开始平复下来。三位民警忙前忙后,一面请示所长,一面收拾房间,细心周到地为我们安排食宿。我们不好意思给他们增添太多麻烦,就着火炉吃了自备的晚餐。

接下来,我们被请到乡派出所,住进了收拾得一干二净的招待室。民警已生好火炉,又送来木炭水壶、毛毯被褥,一切都安排停当以后,已近子夜时分,才返回检查站驻地。临行前,还特意嘱咐我们:这里的海拔4800,如发生高反,请及时电话通知他们,马上送附近乡卫生院。

在这间温暖如春的藏房里,我们度过了一个既疲乏又兴奋、既陌生又亲切的不眠之夜。

窗外飘起了纷纷扬扬的雪花,回想起白天的遭遇,禁不住思绪万千:桥毁路断,河水湍急,如果不是民警及时相助,我们的生命也许就此画上了休止符;天寒地冻,氧气稀薄,如果不是民警热心相帮,我们或许会变成雪域高原的孤魂野鬼......

都说是吉人自有天相,如果真有神灵保佑,那么这三位民警,就是从天而降的活菩萨!我们有此际遇,能够化险为夷,实乃三生有幸!


菩萨保佑,化险为夷

翌日清晨,大雪初霁,云霞满天。我们打点好行李,专程来到检查站,准备向恩人辞行并当面致谢。怎奈昨日忙乎了半夜的几位民警还在休息,我们不忍惊扰,只好恋恋不舍地抱憾离去。

我们沿土路重返国道317,平安地踏上了回家之路。

在离开乡道的最后一段路上,我们一行八人特地下车,面朝贡曰乡的方向,深情地敬了一个注目礼!


感激亲人,依依不舍

再造之恩,永生难忘

向人民警察致敬

因为事发突然,离别仓促,我们竟不知这三位民警的警号,也未与他们合影留念。但,我们记下了他们的名字,并此生此世,永志不忘!

他们就是西藏自治区那曲市(编者注:此处为地区)巴青县公安局贡日乡派出所人民警察:刘洋洋,杨义,王进龙。





      以上为网友“谈笑风生”发的文章,标题名为 “藏区行—(历险篇)”,讲述了一段游客入藏旅游后,返程选择川藏北线,计划沿317国道由昌都返回重庆,途中因亲信旅店老板,误入巴青县贡日乡境内,期间正好是雨季,路途崎岖伴随着洪水、塌方和泥石流,被困在省道上,适逢巴青县贡日乡派出所三名民警施以援手得故事。

      让我们看看是哪三位民警践行公安部三项禁令,面对群众危难勇于担当,全心全意为人民的

巴青县公安局贡日乡派出所民警:刘洋洋

巴青县公安局贡日乡派出所民警:王进龙

巴青县公安局贡日乡派出所民警:杨义

向你们致敬


(主编:林生龙        审核:冯中明)



首页 - 巴青网警 的更多文章: